海关数据网

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据海关统计,去年前三季度,我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以下简称“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4.5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8%,占同期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25.8%。其中,出口2.8万亿元,增长0.8%,占同期我国出口总值的28%;进口1.7万亿元,下降5.9%,占同期我国进口总值的22.7%。

一、去年前三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9月份当月出口值同、环比均下降,进口值同、环比均增长。去年12月份,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单月进出口值创历史新高后有所下滑,今年2月份降至4000亿元以下,之后震荡上行,8月份创今年以来的月度新高,9月份高位有所回落,当月进出口5435.7亿元,同、环比分别下降2%和3.8%;其中,出口3254.9亿元,同比下降6.7%,环比下降7.8%;进口2180.8亿元,同比增长5.9%,环比增长2.9%。

(二)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逾6成。前三季度,我国以一般贸易方式对“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2.8万亿元,下降2.4%,占同期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总值(下同)的61.3%。同期,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9111.4亿元,下降2.7%;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出口4221.6亿元,下降7.8%。此外,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出口1489.4亿元,下降4.1%。

(三)对东盟进出口规模最大,对印度、俄罗斯增长,对部分中东国家下降明显。前三季度,我国对东盟进出口2.1万亿元,下降0.8%,占47%。同期,对印度进出口3423.2亿元,增长4.4%;对俄罗斯进出口3292.1亿元,增长6.8%。此外,对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伊朗分别进出口2082.9亿元、1967.4亿元、1449亿元,分别下降16.5%、12.1%和11.7%。

(四)机电产品出口占据半壁江山且增速快于总体水平,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微幅下降。前三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机电产品1.4万亿元,增长1.1%,占同期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总值的49.7%,其中出口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856.9亿元,下降7.5%;出口电话机756.8亿元,增长9.8%。同期,出口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6239.9亿元,下降0.8%,占22.1%,其中出口纺织服装4289.4亿元,增长1.8%。

(五)机电产品进口逆势增长,部分能源资源类产品进口降幅明显。前三季度,我国自“一带一路”国家进口机电产品5429.9亿元,增长7.1%,占同期我国自“一带一路”国家进口总值的32%,其中进口集成电路2115.7亿元,增长3.3%;进口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478.9亿元,增长13.1%。同期,进口原油、天然气和成品油分别为3613.2亿元、568.2亿元和210.3亿元,下降17.7%、22.7%和28.1%。此外,进口初级形状的塑料708.9亿元,下降10.2%;进口煤及褐煤271.1亿元,增长7.8%;进口粮食198.3亿元,下降21.6%。

二、今年以来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的主要原因

(一)“一带一路”合作项目不断落地,带动我国相关商品出口增长。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截至2016年6月,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具有示范性作用的大型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就达38项,涉及“一带一路”沿线26个国家;在海外签署和建设的电站、输电和输油输气等重大能源项目多达40项,涉及19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我国中兴能源在巴基斯坦投资建设的900兆瓦光伏地面电站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光伏发电项目之一,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对海外光伏项目最大规模的投资。国际产能合作项目稳步推进,带动我国相关商品出口增长。前三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太阳能电池出口增长42%。

(二)印度等南亚国家经济形势良好,对我国商品需求旺盛。日前,亚洲开发银行发布报告称2016年至2017年,南亚将引领亚太地区的增长,增长持续强劲的印度尤其突出。9月印度制造业PMI为52.1,继续处于扩张区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印度经济增速将维持在7.6%的水平。同时,孟加拉经济保持快速增长,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以上。南亚地区经济增势良好,带动我国对其出口增长。前三季度,我国对印度和孟加拉国合计出口3556.8亿元,增长8.1%,对同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总值增长的贡献率达1.2倍。

(三)国内服装业产能向东南亚转移,带动原材料纺织品的出口。随着我国人力成本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服装企业将生产线转移至成本低廉、产业配套能力逐渐增强的东南亚国家,通过出口原材料和半成品,利用当地廉价劳动力和对欧美发达市场出口的低关税来降低综合成本。如鲁泰公司自2013年开始在东南亚布局新产能,目前柬埔寨和缅甸总投资3000万美元的衬衫加工项目已经开始投产,在越南的总投资1.8亿美元的3千万米色织布和600万衬衫项目推进顺利。前三季度,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2497亿元,增长6.1%。

三、当前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为“一带一路”战略推进增添助力。今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自此除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4大老牌发达经济体“货币”外,SDR篮子中首次迎来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且在SDR中的比重仅次于美元与欧元。瑞银预计,5年后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有望从目前的1%逐步上升至5%,每年至少有1000亿美元的央行资金配置到人民币资产。而截至今年6月,我国已在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人民币业务清算行,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超过2.63万亿元。人民币加入SDR后,未来我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投资、金融交易等将更多使用人民币结算、支付,无疑为“一带一路”战略发展提供强大助力。

(二)自贸区向中西部延展,有利于发挥区域经济引领作用,实现与“一带一路”的战略对接。今年8月底,国务院决定在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山西再设立7个自贸区。新设立的自贸区横跨沿海内陆、贯通东西、兼顾东北,将推动国内“两横三纵”格局的统筹,发挥区域经济引领作用;将进一步对接高标准的国际经贸规则,在更广领域、更大范围形成各具特色、各有侧重的试点格局,推动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新自贸区与目前已设立的4个自贸区相结合,辐射的市场规模将显著提升,与“一带一路”战略形成有机对接和战略联动。

(三)我国对“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资金融通力度不断加大,区域金融合作不断深化。近年来,国内金融机构主动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深化区域金融合作,不断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资金融通力度。今年前8个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金额达8600亿元。截至目前,中国人民银行与沿线21个国家或地区的央行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规模约1.4万亿元;沿线6个国家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3300亿元;在沿线5个国家设立了人民币清算行;推出人民币对泰铢、人民币对哈萨克斯坦坚戈的银行间市场区域货币交易,降低交易成本。

(四)我国与柬埔寨、孟加拉国签署政府间合作谅解备忘录,利于促进“一带一路”战略实施。10月13日至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柬埔寨和孟加拉国进行国事访问。柬埔寨和孟加拉国不仅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支持者、参与者。访问期间,中柬签署了《关于编制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合作规划纲要的谅解备忘录》,签订了31项合作协议,确立了2017年双边贸易规模达50亿美元的目标;中孟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孟加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其中,中孟备忘录是我国与南亚国家签署的首个政府间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具有标志性意义,将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发挥积极促进作用。,共签署13项贸易协议,合同金额达1.86亿美元,涉及海产品、皮革、黄麻纱线等孟方优势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