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出现了一些有利于投资环境改善的积极因素

在经济全球化遭遇挫折、进入重新探寻前进道路的历史时刻,经历了遵循 “华盛顿共识”和追求社会包容的左翼力量长期执政洗礼的拉美国家,又一次进入发展道路上的重要抉择期,这也将重新塑造该地区的投资环境走势。重回市场主导和经济开放拉美经济体历史上在投资环境方面的保护程度较高,但在不同时期也有所变化。进口替代战略和发展民族工业的战略思维在拉美的主要经济体一直存在,这在军政府和左翼力量执政期间比较明显。而在奉行华盛顿共识与自由主义经济理念的时期,拉美国家在私有化和对外开放上力度较大。当前,随着阿根廷、巴西和秘鲁等国新政府奉行以自由市场和紧缩性为主要特征的结构调整政策,以及古巴等国的革新进程,拉美市场整体上对外资的开放度出现回升。当前,拉美主要经济体表现出拥抱全球化的姿态,与欧美出现的“逆全球化”有一定的差异。这种差异的出现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拉美国家过去10余年的社会改革扩大了中产阶级的比重,增强了贫困阶层的社会保障,能够比较好地适应全球化的社会冲击和支持当前拉美主要经济体奉行的紧缩性结构调整政策。第二,拉美左翼政权没有在外部需求下降和初级产品超级周期结束的情况下找到经济增长的有效方法,特别是推动改革以改善吸引外部投资的营商环境,导致亲市场和全球化的右翼力量纷纷上台执政。整体投资环境在不确定性中浮现机遇近年来,拉美地区经济陷入衰退,主要经济体巴西甚至出现连续两年(2015-2016)深度衰退的情形,委内瑞拉、巴西等国出现政治局势不稳局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压力下面临重新谈判,拉美国家产品进入美国市场面临比较大的保护主义压力,这些是拉美投资环境中的不利因素。在这种复杂形势下,认识和判断拉美投资环境的难度有所增加,需要从国别和部门,宏观经济走势与微观营商环境等多个方面进行细化分析,避免出现以偏概全、笼统判断和过于悲观的结论。首先,在整体增长环境和动力不容乐观的形势下,拉美出现了一些有利于投资环境改善的积极因素。巴西、阿根廷等国限于政府财政能力下降和紧缩性财政政策的制约,加大了在石油、电力、重要基础设施、能源和农业等战略部门的开放力度,国际资本有更大的空间参与这种新开放的经济发展。拉美资产在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价格比较适中,易于开展国际收购。哥伦比亚国内和平进程的重大突破,也为该拉美重要经济体聚焦全国性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利因素。其次,拉美的投资环境近年来变得更为复杂,需要全面审视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的相互作用,就部门和国别采用更有针对性的投资战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再谈判和美国的重商主义降低了拉美在美洲价值链中的地位和投资吸引力,但拉美相关国家也会因此加大对非美资的政策吸引力度。委内瑞拉的政局不影响该国石油业的战略投资价值。面对这些变化的投资环境,企业进入拉美时需要予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