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引领未来跨国投资趋势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影响全球投资政策的主要有两大潮流,第一是很多国家出现了逆全球化趋势,开始在国际投资领域采取干预措施。第二就是数字经济日益成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驱动力,它已经模糊了数字经济和传统行业。”在11月17日举行的中国企业跨国投资研讨会上,斯洛伐克驻华大使杜尚·贝拉如此说道。

当前,全球经济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跨国投资呈现许多新趋势。其中,数字经济引领未来跨国投资趋势的观点引起了学界和企业界的关注。近期,由联合国贸发会议编辑出版、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组织翻译的《世界投资报告2017:投资与数字经济》也指出,数字经济对投资有着重要意义,投资对数字化发展也至关重要。采用数字技术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跨国公司的国际业务,对东道国海外分支机构产生影响。国家的数字化发展,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数字经济,都需要有针对性的投资政策。

“比如,沃尔玛正在从事电子商务,而谷歌公司开始做零售业。”在杜尚·贝拉看来,随着传统行业日益数字化,同时数字化企业越来越多地进入传统行业,未来外资流向可能出现根本性变革,相应的国际投资将流向数字基础设施领域。

“数字经济的发展必然成为未来全球跨国投资发生深刻变革的驱动力,而线上线下深度融合也必然是推动全球跨国投资的重要动力。”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庞成军将数字经济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纯粹的数字化服务,例如最早期的搜索和电子邮件。第二阶段是把一些线下服务搬到线上,例如最早的电子商务。现在已经发展到第三阶段,即线上和线下深入融合。

庞成军说,中国数字经济企业在发展早期就把跨国投资和国际化作为重要战略。“从联想到后来的BAT三巨头、滴滴,都是如此。滴滴创始不久就把国际化作为重要布局。我们相信,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一定是全球性的竞争,是平台之争、标准之争、财力之争,只有成长为世界型企业,未来发展才有竞争力。”

联想集团(中国)副总裁陈荣凯也认为,与数字经济相关的跨国投资和并购正在成为全球跨国投资的热点。与通过水平并购来增强企业的集中度相比,陈荣凯更看重产业界的垂直整合。他说,过去国际竞争中更多的是产品竞争,而现在的国际竞争更集中于产业链、生态的竞争。“一个公司不再单纯靠产品参与国际竞争,而是要通过硬件、软件、服务内容形成一个整体和生态圈,才能在今后数字经济环境下的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面对未来激烈的竞争,庞成军认为,中国新一代的数字经济产业和数字经济企业在对外投资中不再是传统的跟随者,而是引领者。首先,中国具有规模庞大的市场,网民数量达到4.7亿,是美国、印度的总和,占全球的五分之一。其次,中国国内市场具有鼓励、包容创新的政策环境。

庞成军说:“中国是全球第一个网约车合法化的国家,我们在中国市场上得到了历练,积累了各种丰富的解决方案和技术支撑,为国际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数字经济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贴近市场、贴近用户,可以快速变化。比如,滴滴刚创业的时候只有出租车一个产品。但这对解决中国人的出行问题还远远不够。于是,我们推出越来越多的产品,包括快车、专车、顺风车、代驾、试驾等,都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出行问题。”

“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少数几个国家可能在整个跨境电商领域占据绝大部分份额,数字鸿沟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同时,非数字企业也会遇到一些挑战。”杜尚·贝拉对数字经济发展还有一丝隐忧。

对此,庞成军表示:“我强调的是,数字经济企业的战略方向应与国家保持一致,到每一个地方都以合作为导向,而不是以竞争为导向。我们要为当地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为当地产业升级带来便利。